亚洲人妻丝袜

留言内容
留言时间 裴* 2019/5/11 21:07:20
留言标题 吐鲁煤矿亨通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
留言内容 尊敬的市长你好! 我是一名翻斗车的经营者,2018年4月24日经人介绍到马鬃山吐鲁煤矿3号点搞土方拉运,在施工过程中协商费用为一月已结清,但是在月底结账时老板以各种理由推脱,不予付款;经多次协商老板让我们先干活,他正在筹钱,有钱就给我们给钱;两辆车依然坚持在工地施工,直到六月十日,由于煤矿管理部门停止供应柴油,导致施工场地所有车辆停止施工,老板给我我们支付了10000元,让我们继续在施工现场等待他们解决好后继续施工,我们多次询问老板解决情况,老板要求我们继续在现场等待他们通知开工,一直等到十月三十日才开工,在施工现场等待四个多月期间,老板也不给我们支付任何费用,导致我们无法支付司机工资;十月三十日接到开工通知,老板答应支付一部分费用来支付司机工资,可是到现场后再也见不到老板,只是有领工人员给我们给了10000元,期间修车预支了6000元,截止2018.12.14现在已经停止施工,在没有给我们任何费用,也找不到老板,打电话也不接,导致我无力支付司机工资,造成我本人家庭都无法生活,司机整天找我要工资,让我无法回家,特此求助政府有关部门予以尽快解决,让我早日回家。 具体施工费用情况如下: 1.从四月十四日到六月十日两车共计费用:84704元。 2.六月十日之十月三十日期间共计四个月二十天老板没有给我们任何说法,但是我还要给司机支付工资,在此期间该如何支付费用? 3.十月三十一号到十二月十四日两车共计拉运946车,老板没有给我们算账,只是有工地会计统计了车数;在此期间停工十二天,老板答应每天给每辆车给台班费500元(有欠条为依据附后),两车合计费用12000元。 开工至今共计费用:119054元,预支付:26000元,现拖欠我两车施工费用:105054元。其中不包括在现场停工四个多月的费用,而我已向司机支付了30000元的工资. 我自2018年12月16日向肃北县信访局递交上访材料,然后多次向肃北县国土局、人社局等多个部门递交我们的诉求,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复,于是,我们再次向上级部门反应,最后,找到县委张书记把情况如实反应后,张书记打电话要求县长尽快妥善处理此事,然后,县长安排马鬃山镇魏镇长给我们妥善解决,当时魏镇长与吐鲁煤矿电话协商后,答应给我解决50%(45000元)拖欠费用,其它拖欠费用在2019年三月份和吐鲁煤矿协商给我们全部解决;而后,我多次与魏镇长联系,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说我和吐鲁煤矿是承包关系,是机械费用,要求我走法律程序等等,我想说的是我只是一个翻斗车经营者,是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挣点辛苦钱吧了,谈和承包,只于吐鲁煤矿层层分包这属于吐鲁煤矿亨通公司自己内部的事情,我们也无全过问,可试问吐鲁煤矿亨通公司你们层层分包想没想过下苦人的利益有没有保障,是不是去个人都可以分包呢,做为我们的国土资源局你们尽到监管的责任了没有啊,是不是谁都可以拿下采矿权,既然采矿权批给了亨通公司难道你们就管不了了吗?出了问题就想你们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脱,还有最后给我处理了问题的马鬃山镇政府,你们做为一级政府做就是这样糊弄人的吗?这难道就是一级政府的工作态度吗?这难道是我们党内干部的工作作风吗? 据我了解,吐鲁煤矿在没有付清2018年拖欠费用的情况下,现在已开工出煤,请问这样合理吗?合法吗?难道吐鲁煤矿与国家的法律法规置若罔闻吗?我们的政府监管部门就无动于衷吗?老百姓与大老板真的有区别吗?难道我们的国家就这样看着老百姓有理无处说吗?老百姓的血汗钱就这样让黑心煤老板给贪污了吗?难道吐鲁煤矿的老板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就没有任何部门可以管理他们吗? 我该找的地方也都找了,改找的人我也找了,到酒泉市信访局人家说不归他们管,让我通过其它的途径解决,实属无奈,特此恳请酒泉市委市政府,我们的父母官能帮帮我们这些劳苦大众吧!帮助我们尽快解决,还老百姓一个公道,特此感谢! 裴天军 2019年5月7日
回复结果

网友:

您好! 5月11日,您在《市长信箱》中留言,反映“吐鲁煤矿亨通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现答复如下:

一、基本情况

经调查, 2008年亨通吐鲁煤田开发运销有限责任公司与杨永利签订了《联营开采合同》,将吐鲁煤田内一段采区承包给杨永利经营;杨永利又将该区段土石方剥离工程承包给周大勋开采;刘进诚代表周大勋与杜海军签订了《机械租赁合同》;杜海军又雇佣社会闲散挖掘机、推土机、自卸车等设备进场施工,其中就包括裴天军的自卸车。2018年4月24日裴天军通过他人介绍到马鬃山吐鲁煤矿3号点搞土方拉运,截止2018.12.14停止施工,尚下欠裴天军拉运费88940元。杜海军和裴天军当时头口约定拉运费,无签订拉运合同。

二、处理意见和建议

根据上述调查情况,亨通吐鲁煤田开发运销有限责任公司与杨永利、周大勋、杜海军、裴天军为合同承揽关系。信访人裴天军投诉事实为杜海军拖欠拉运费,属合同经济纠纷问题。根据《关于实施<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若干规定》第十八条规定,裴天军投诉不符劳动保障监察受理条件,决定不予受理。建议裴天军通过司法程序,向人民法院提请诉讼予以解决。

 酒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2019年5月27日